世界亚洲彩票平台

三大系列行动
主题活动引领
百年党史·女企领读(五)——郑州市女企业家协会献礼建党100周年朗读活动精彩赏析
时间:2021 -5 -20 作者: 来源:

为庆祝建党100周年,重温党的百年光辉奋斗历程,推动全市广大女企业家学党史、颂党恩、办实事,不断增强对党的感情,坚定听党话、跟党走的思想自觉和行动自觉。在世界亚洲彩票平台的统一安排部署下,郑州市女企业家协会策划开展为期三个月的“百年党史·女企领读”——献礼建党100周年朗读活动。

百年党史女企领读.jpg

本次活动以朗读百年党史及优秀读物为主要形式,面向全市广大女企业家和企业员工征集优秀党史朗读音频,通过喜马拉雅音频平台、声波在线微信公众号等进行播发。

百名女企人.jpg

让我们一起欣赏13-15期精彩音频吧!


《百年党史·女企领读》第十三期:四一二反革命政变

领读人:孙娟  郑州市女企业家协会理事、河南立德科贸有限公司总经理


1927 年4月初,蒋介石在上海约集李宗仁、白崇禧、黄绍站、李济深、张静江、吴稚晖、李石曾等举行秘密会议,决定用暴力手段实行“清党”,完成了对中国共产党发动突然袭击的准备。中共中央和上海区委对蒋介石的某些阴谋活动有所觉察,努力加强工人纠察队,力图巩固革命成果。但当时共产国际仍对蒋介石抱有期望,不赞成同蒋破裂。3月下旬,陈独秀致信中共上海区委,提出“要缓和反蒋”。4月1日,汪精卫从海外回到上海。他到上海后,曾同蒋介石等密谈。蒋介石主张立刻分共,汪精卫担心这样做会使权力全部由蒋介石独揽,主张召开国民党中央全会讨论蒋提议的分共事项,并表示可在会前由他通知陈独秀,让各地共产党员“暂时停止一切活动,听候开会解决”。4月5日,陈独秀和汪精卫发表联合宣言,把“国民党领袖将驱逐共产党,将压迫工会与工人纠察队”说成是“不审自何而起”的“谣言”,要求大家“立即抛弃相互间的怀疑,不听信任何谣言,相互尊敬,事事开诚协商进行。”这个宣言的发表,使一部分共产党员放松了警惕,误以为局势已经缓和下来。此后,陈独秀和汪精卫立即一起前往武汉,中共中央机关也由上海迁至武汉办公。几天后,蒋介石突然在上海动手,发动反革命政变。

1927 年4月 12 日凌晨,早就作好准备的大批青红帮武装流氓从租界冲出,向分驻上海总工会等处的工人纠察队发动突然袭击。工人纠察队立刻奋起抵抗。这时,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六军(蒋介石收编的孙传芳旧部)开来,声称进行调解,将武装流氓的枪械先行收缴。工人纠察队轻信他们的欺骗,打开了大门,结果在毫无戒备的情况下被强迫缴械。一部分工人纠察队员进行抵抗,但因众寡悬殊,遭到失败。上海总工会委员长、共产党员汪寿华已在前一天被杜月笙骗去,遭到秘密杀害。13 日上午,上海工人和市民召开十万人的群众大会,会后整队游行,要求释放被捕工友,交还纠察队被缴枪械。队伍行进到宝山路时,第二十六军突然从埋伏处冲出,用枪向密集的人群扫射,当场打死一百多人,伤者不计其数。


《百年党史·女企领读》第十四期:大革命失败

领读人:任韵静  郑州市女企业家协会理事、河南艾尚国际教育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


在革命的紧要关头,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于1927年4月27日至5月9日在武汉举行。出席大会的代表80多人,代表党员57967人。大会未能对武汉政府的各派作出正确的分析,导致了对汪精卫一派的右倾迁就政策,未能在党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为全党指明方向。

党的五大闭幕后,武汉政府所辖地区的危机越来越严重,反共事件不断发生。在这种情况下,鲍罗廷和陈独秀等仍企图以让步来拉住汪精卫集团。党内对陈独秀右倾错误的不满越来越强烈。7月中旬,根据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的指示,中共中央实行改组,由张国焘、李维汉、周恩来、李立三、张太雷五人组成中央临时政治局常务委员会。7月13日中共中央发表宣言,强烈谴责武汉国民党中央和国民政府已在公开地准备政变,决定撤回参加国民政府的共产党员,同时声明共产党将继续支持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斗争,愿意同国民党内的革命分子继续合作。这个宣言虽然发得迟了一点,但对振奋党内的革命精神起了积极的作用。

7月15日,汪精卫召开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扩大会议,正式同共产党决裂。第一次国共合作终于全面破裂,持续三年多的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最后失败了。

这次大革命失败的原因,从客观上说,一是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的联合力量比革命阵营的力量要强大得多,并且有更多的政治经验;二是国民党背信弃义地对共产党及其领导的工农群众发动突然袭击。在主观上,是陈独秀等人在后期犯了右倾机会主义的错误。

曾经造成很大声势并取得重大成果的大革命虽然失败了,但它仍然具有深远的意义。通过这场大革命,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反帝反封建的主张成为广大人民的共同呼声,党在群众中的政治影响迅速扩大,党的组织得到很大发展,千百万工农群众开始在党的领导下组织起来,党还开始掌握一部分军队。尤其是通过革命胜利和失败的反复,党经受了深刻的锻炼和严峻的考验。所有这一切,为党领导人民把革命斗争推向新的阶段准备了条件。


《百年党史·女企领读》第十五期:南昌起义

领读人:徐惠娟  郑州市女企业家协会副会长、郑州市鼎洪教育咨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1927年8月1日的南昌起义,是中国共产党在极端危急的情况下,为挽救革命作出的第一声响亮回答。由于中共中央在大革命胜利发展的过程中忽视掌握军队的极端重要性,那时候南方的绝大部分军队都控制在国民党手中。中国共产党所能掌握或影响的武装力量主要集中在国民党人张发奎统率的国民革命军第四集团军第二方面军中,其中包括贺龙、叶挺等部队,他们正分驻在江西北部。这是革命和反革命双方共同注目的力量。7月15日武汉政府实行“分共”后,立刻调动军队对这个地区采取包围之势。张发奎也有“在第二方面军之高级军官中的共产党分子如叶挺等必须退出军队或脱离共产党”的表示。局势已到了千钧一发的关头,再不当机立断而稍有迟疑,仅有的这点革命武装力量必将完全断送。

7月中旬,中共中央决定在江西南昌举行武装起义,并成立以周恩来为首的前敌委员会。8月1日,周恩来、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率领在党掌握或影响下的北伐军两万多人在南昌宣布起义。起义部队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激烈战斗,占领了南昌城。随后,根据中共中央的预定计划,迅速撤离南昌,经过赣南、闽西,直奔广东潮汕地区。这样做的目的,是准备同具有革命传统的广东东江地区农民起义军汇合,发动土地革命,进军广州,恢复广东革命根据地,并夺取海口,取得共产国际的援助,重新举行北伐。

9月下旬,起义军占领潮安、汕头,主力部队经揭阳向汤坑西进。由于部队在盛夏烈日下连续长途行军,过于疲劳,加上作战伤亡和中途遭到优势敌军的围攻,终于失败。保存下来的部队,一部分转移到海陆丰地区,同当地农民武装汇合;另一部分在朱德、陈毅率领下,经赣南、粤北转入湘南,开展游击战争。